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  校历 
您现在的位置:河南林业职业学院 >> 林苑百科>> 学工热线>>正文内容

一场会飞的等待

作者:学工在线 来源:不详 发布时间:2007年10月20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】【查看评论
他竟然就这样出现了,悄无声息的。

  午后的阳光是昏昏然、懒洋洋的。

  一辆驶过小巷的车子并没有什么特别,只是透过车窗的男子,眼神让我觉得奇怪,我从不认为我是什么惊艳的女子,而今日更没有特意装扮,可他的眼神……那么深刻而决绝的。

  


  难道…难道…我头上长了角,我想着并轻轻摸着头。

  刹——,车子急刹车的声音。

  我转头看去,车前面躺着一只小猫。

  那男子走下车,轻轻的抚着小猫,嘴里还喃喃自语:你这小家伙过马路要小心点哦,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能碰到我……

  他看起来也有二十五六岁了,竟让我觉得这样孩子气,但也很舒服……

  他穿一件淡蓝衬衣,很干净,像天空的颜色,配在他身上很纯净,我不禁抬头看看天空。

  “你抱着它好不好,它吓着了。”我一低头看见他已经站在我面前,怀里抱着一只猫。

  我的眼睛缓缓向上移动,看见一双清澈的眸子,好似一池清湖,我不禁想走近看看,但又怕不小心被湖水淹没……

  “怎么你怕猫吗?”那湖水轻轻波动一下。我想在那湖水中游泳应该会很舒服吧。

  “啊。”我正看得有点出神,“不,不是的。”

  “那,给你。”说着把小猫塞进我怀里,然后就跑进车里去了。

  我抱着这毛绒的小家伙,感觉到它热热的,是他的温度吗…

  “你看!”我们做在河沿边,我接过他手中的照片,一个稚气的小女孩傻傻的睁着眼睛望着我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我疑惑她的眼神似曾相识。

  他失落的看着我,眼神中有几分惆怅,顿了顿说:“她很像你。”

  “恩?”我又看看那女孩,眼神里尽是好奇。

  “她是我妹妹,小我六岁,十二岁那年跟我失散,这是她六岁时的照片。”

  我认真的听他说完,看见他眼里尽是无奈跟失落,那一瞬间,我觉得做他妹妹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……

  我们就这样肩并肩坐着,风轻轻吹过,闻到他身上柠檬草的味道。

  应该是洗发水吧,还是海飞丝的。我这样想着。因为我不太习惯男生用香水,所以我觉得他也不会是用香水的男生。

  “呵…”我不禁轻声的笑,觉得自己竟然有这么傻的想法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轻轻回过头,看着我。

  “没事。”我有点无措,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知道吗,你的笑让人看了,很久很久都不能忘记……”他深深的凝望我,声音很温暖。

  就这样坐了很久很久,却还觉得不够久。

  没有过多话语却不觉得尴尬,从不相识却不觉得陌生。

  很舒服……

  直到夕阳西下。

  “好美…”听到他的轻叹,也是我心中所想。

  “很梦幻…”我陶醉其中,夕阳映得我浑身暖洋洋的。

  “像你的眼睛……”他回头望着我,眼神很灼热。

  不知是他的眼神还是夕阳,烧得我脸热热的。那热似乎流淌全身至五脏,我的心脏也暖了。在此之前,我从不曾感受到它的温度……

  “小猫你抱回家吧,我看它是没有主人的,而且它也很喜欢你。”他关爱的抚着小猫的头。

  我低头看看怀里的小猫,它“喵——”的一声像是表示赞同。

  “它真的很——喜欢你…”

  我笑笑。

  “噢,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他从车里拿出一袋猫粮塞给我。

  我惊异的望着他。

  他笑着解释说:“我家也养猫。”

  他就这样又消失了,如果不是小猫做见证我真以为这是一场梦。

  我给小猫取名叫小等。

  至此,我也知道了他叫谢溪智,二十八岁,身高一米八五,是个衣食无忧的男人。

  我以为这插曲会就此结束,虽然我从不希望这样。

  但我仍然不相信我身上会有奇迹,平淡的二十二年光景里一直认为自己是没出息的人,还一度因此不愿见任何人。身边的人要么有了稳定的工作,要么有了稳定的感情,有的已经结婚在即,而我已经淡漠了。

  我是一个不管在白天或是夜晚都会感到孤独人,甚至越是热闹就越觉得孤单。所以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寻找自己的梦想,而梦想的距离又有多远呢……

  以后常常会看到他,不是来喂猫就是来看猫,还会带上他家的小飞陪小等一起玩。

  我真是气愤!不知是不是因为有点嫉妒那只猫呢!

  再到后来他就什么也不说就这么来了,不说是为了猫,也不说是为了什么。只是小飞还是常常会跟来。

  看它跟小等玩的很开心,我笑说:“我看它是喜欢上小等了吧。”
 他也笑笑,然后温柔的看着我:“喜欢的何止是猫。”

  他这样说,让我产生了很甜蜜的错觉,那会是真的吗……

  他还会常常带我去我喜欢的地方,做我喜欢做的事。

  他说:“萝萝,你的笑容是我最乐于见到的。

  



  我说:“你为何知道我叫萝萝。”

  他说:“萝萝,我又怎会不知你的名字,我又怎能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,十六年前我就知道了。”

  他热切的看着我,像是一眨眼我就会消失。

  我疑惑的看着他,他有点激动,我第一次看到他情绪的轻轻起伏:“难道我连名字都和她一样吗。”

  “恩?”他竟疑惑的看着我。

  “就是你的妹妹。”我提醒他。

  “哦……”他失落的轻叹。

  我觉得我触到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他常常会载我去海边,看夕阳,看日出。

  很喜欢看完夕阳紧接着看日出,感觉好像亲眼看到了昨天的结束和今天的开始,能带给人一种乐观的心情。

  他说:“当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时,我们能从这日出日落中看到人生。”

  我说:“那只是始末,过程难道不重要吗?”

  他说:“人们往往只能看到开始和结果,而过程是只属于自己的,需要自己去体味,这是一种享受。”

  而我觉得最享受的就是靠在他肩上看那一次次的日出和日落,很温馨。

  他还会带我去看电影,因为我喜欢在大屏幕下欣赏一部片子,有种置身其中的感觉,心情也随着主人公的情感波动而荡漾,更加能体味出影片中所要表达的东西。

  影院的黑,像是夜色的黑,给了我除了他以外又多一份的安全感,这也是我喜欢影院的原因之一。在这里,我很想他能给我一个安心的吻,让我能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。我以为这黑色能给他勇气,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做过。原来这勇气还是不够,还是我们之间还缺少什么……

  我们看《爱有天意》。

  我感动得流泪。

  他说:“你还是那么容易流泪。”

  我说:“感动的泪让我流的舒服。”

  我没发觉他说的“还是”。

  他说:“爱情真的是有天意的,不是只要相爱就可以的。”

  我说:“为什么,不是只要相爱就可以吗。”

  他轻抚我的头说:“当然不是,还要有勇气和责任。”

  我说:“我有!”

  他看着我,眼眸很深邃,我深深的陷进去了……

  轻轻的,他把我揽入怀中。他宽厚的臂膀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。渐渐的,他越抱越紧,我几乎喘不过气来,像是要把我融化在他怀里。

  第一次,我感受到他的心跳,我觉得很幸福。这样抱了很久很久,我觉得我们就快融为一体了。

  可是拥抱真是很神奇的东西,明明很亲近,却看不见对方的脸。

  所以,他看不见我在流泪……

  我游离的走在家门口的小道上,感觉走来走去都是在这小巷里,我不知在干什么,是在找什么吗,可好像又不知道在找什么。回到家,小等在窗台上冲着窗外“喵喵”的叫,这才发觉是因为好多天都没看见他了。

  生活好像缺了什么,每天机械的过日子,不知道在干什么,也不知该干什么,原来已经不习惯没有他的日子。

  很想他,发疯似的想找到他,这才发现根本无从找起。

  关于他我所知道的还像一开始知道的一样。我一直不屑于知道的那些,他不说我也不问,因为不重要。我所要的只是和他一直在一起而已。可是现在我却找不到他了,我把他弄丢了,还是他不要我了……

  又是一个午后,和遇见他那天一样,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走到和他常来的海河边。看见周围的男男女女就越发的想见他。

  那女人成熟妩媚,正和那男人耳语缠绵,那男人轻轻转身,看清他的脸,那眸子一样清澈如水,可那不是他!

  我转身正要逃离,“萝萝……”叫的很轻,可我却听到了,我想继续走,可却无法挪动双腿。

  他走到我面前:“你瘦了,萝萝。”


他抬手,想要轻抚我的脸,我却逃开了。

  他失落的放下手。

  “为什么喊我,那不应该是你,我看到的不应该是你!”我哭喊着。

  “萝萝……我……”他手足无措。

  “站在你身边的女人不应该是我吗!”我淌着泪企求的望着他。

  


  他抚着我的头:“……可你是我妹妹啊。”

  我潸然泪下:“原来从一开始你只当我是妹妹!”

  “萝萝……”他无奈的唤我。

  “是呀,若不是因为我和她长的像,我们本是陌路人,无从相识……”

  “萝萝……”

  “我懂了……”泪水模糊了我的眼。

  我转身飞跑,这一次我不能不逃,我无地自容。

  “萝萝!”

  我知道他喊的再大声也都只是对妹妹。

  原来没有奇迹,从一开始就只是幻想。现在幻灭了,我也该消失了,消失在他眼中,消失于那清澈的湖水中。

  以后的日子浑浑噩噩,颓废至极,生活动变成了黑白色的。

  每夜,我都像没有生命的幽灵呆坐于窗前,璀璨的星空竟无法照亮我的心……

  夏日的太阳灼热的照着大地,空气都在留汗,我却还身着毛衫,那件初见他时所穿的毛衫,可是却没有了当时的温度,连我的心都无法温暖……

  几个月后的一天,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,告知我一个残酷的消息,并给我一封信。

  我打开信,字迹干净挺拔,有种熟悉的气息蔓延开来。

  萝萝:

  我多想这些话是我当面对你说的,可是我没机会了,本想见你最后一面,可是我不忍看见你的眼泪,不想看见你伤心的样子,从十六年前第一次见你,我就觉得那双眼睛里不该有泪水。它清澈,干净,曾经融化了一个男孩的心……

  从小孤僻内向的我从没想过竟然会被一个小女孩的眼睛迷住了,可这事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。

  那天的毕业典礼我本不愿参加,因为那学校虽然我呆了六年可却没什么留恋的,跟同学老师也没说过几句话,就在我不情愿的照毕业照时,看见对面有个小女孩,她的眼睛清澈透明,毫无杂质,圆嘟嘟的脸粉嫩嫩的像个小苹果,细软的碎发轻轻的漂动,如果再加上一对翅膀我真以为是掉落人间的小天使。我走近看着她,她正蹲在地上专注的看着什么,我也蹲下和她一起看,原来她在看蚂蚁搬家。她看到我,冲我腼腆的笑笑,那笑容很灿烂,照亮了我的心,开出了一朵小花,那一刻我觉得我不孤单了。

  后来,我毕业了,但我常常跑去学校偷偷看她,她好像没有什么朋友,经常一个人在操场的角落里呆着,不是看蚂蚁,看花花草草就是望着天空发呆,她偶尔看到我还是会冲我笑笑,那是我见过世上最美好、最干净的笑。那一刻,我就觉得那张脸上只该有笑,不该有泪水。

  有时候,我还会偷偷跟她回家,她自己走路的时候,常常会自言自语,或是哼着那时流行的歌,她会哼《封神榜》的主题歌,还会哼《新鸳鸯蝴蝶梦》的改编版,虽然她常常会跑调,但声音很清澈,很柔软。

  六年来,我们只说过一次话,就是……

  我帮她捡起书包,她对我说“谢谢。”

  然后我终于鼓起勇气问她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方萝。你呢?”

  “我叫谢溪智。”

  再后来,那女孩也毕业了,并且搬家了,我再也找不到她了。我千方百计在新生登记处寻得她一张照片。

  直到那个午后,我们又再次遇见,萝萝,你长大了,而那双眼睛依然没有改变,依然那么纯净。

  我给你看那张照片,可你竟然不记得似的。也难怪,一张自己从没见过的小时侯的照片,以你迷糊的性格,很有可能不记得,我只好脱口而出的编出了一个妹妹。

  跟你坐在了河沿边,觉得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可又不知从何说起,只好那么静静的坐着,酝酿着我这十六年来的感情。静静的坐了一个下午,也没怎么说话,竟也不觉得尴尬,还很舒服。

  后来经常以小猫为借口去找你,再后来我也不说什么理由就去找你了。我经常带你去海边,去看电影,那段日子真的很开心。萝萝,你的笑是我最乐于见到的,所以我想带你去遍所有你喜欢的地方,做所有你喜欢的做的事。

  可当我也感觉到你对我也有了感觉,当我就想对你说那三个字时,我知道了我没办法陪你走完以后的路了……我只好…只好继续埋藏这份感情,对你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。

  那一刻,我看到了你的眼泪,不是感动的泪,是伤心的泪,我知道那泪一定留的不舒服。我很难过,也有些惊讶,我想过你对我的感情,但我从没想过你也像我爱你一样爱我那么深!可是,我依然不愿看见你的眼泪。

  如果我知道,我会令你那么伤心,我真宁愿没有在那个午后遇见你,你还是你,永远不会记得我,也就不会有伤痛,而我就算只能用一张照片来凭吊你,也不愿看见你伤心。我有什么权利让一个天使落泪!

  萝萝,我真的很想对你说出那三个字,可是我没有勇气,那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它背负了太多责任,可那些都是我无法给你的,我能给你的只是我现在所拥有的。

  萝萝,要开心,要常常笑,你的笑是我最乐于见到的。要过你自己喜欢的生活,做你自己喜欢的事,不管你选择忘记我,还是记得我。

  谢溪智

  这一年间发生的一切像是在我眼前重演了一遍,我不觉泪留满面。

  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会流泪了,我觉得我好像把我一生的眼泪都留出来了,我好累,好冷,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飞走了,很痛,很痛很痛的……

  小等生了一窝小猫,是小飞的孩子,看着它们一家那么幸福,我很羡慕,恍然间,我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……

  那一年,我二十三岁,承受了我所不能承受的东西。

  二十七岁时,我已经去过七个城市,在每个城市的时间都不超过一年。

  谢溪智,把他的衣食无忧留给了我。

  以后,无论遇到什么不如意我都会笑着面对,我常常会对着天空笑。

  我看到了,天空中有一双清澈的眸子,一如当初的在望着我……

  我对着天空喊:我在笑,谢溪智,你看到了吗!我的笑不是你最乐于见到的吗!


更多
加入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